www.xjwhjg.com
秋葵简海《恋慕如雨》小说介绍
秋葵简海《恋慕如雨》_恋慕如雨

秋葵简海《恋慕如雨》

常清

小说主角:

相关标签: 秘密 老师 少年 相爱 美丽

最后更新:2024/2/6 13:18:32

最新章节:秋葵简海《恋慕如雨》最新章节 13.朝暮 2024-02-06

小说简介:挣扎、深爱、自我否定。「你是我终其一生,最美丽的妄想。」无法相爱却彼此爱着的俩人,各自心中的秘密。32岁的老师与18岁、自己一手养育的少年之间,互相埋葬的过去。无尽的雨在徬徨的..

内容摘要:她和关,终于离婚了。她总算离开那如同牢笼般的地狱。手不自觉的颤抖着,她打开了出租公寓的门,检查了好几次锁是否能关好才敢紧紧将门关上,拴紧鍊条。缎夕脱力的跪下,腹部的刀伤还阵阵的痛,但不会有血渗出来的湿感。她背抵着门坐着,在没有任何灯光的房间中抱住自己的双膝,将头埋了进去。此时的安全让她的眼泪忍不住坠落。『你这个贱人!!』男人拉住她的长发,将她狠狠砸向木製沙发的椅脚。撞击的瞬间她一片昏花,感觉自己即将死去。全身上下的伤口、瘀青、割痕,都比不上此时的爆裂剧痛。她喊不出话,只能大口大口呼吸。血从她的额头上方流下,流过她的眼睫,遮住了视线。她蜷缩在地上浑身抽搐。『知道为什么我以前不打你吗?』关的手用力地拉起她散落在地面上的头发,头皮被男人狠狠揪紧像要撕裂,她被迫正视他。『因为你是我名义上的妻子,如果我疯狂的往死里打你,你身上会留下一堆伤口。附近的邻居如果见到你,会怎么想我,嗯?』男人的表情很温柔,右手拇指轻轻摩娑着她刚被搧过巴掌而流血的唇,彷彿这一切的暴力都是她的幻觉。下一秒,她感觉自己的衣服被缓缓撕开。缎夕不断挣扎。『你这个疯子别碰我!!』『你都不知道你挣扎的样子有多迷人我们好久没做了吧?之

TXT下载:电子书《秋葵简海《恋慕如雨》》.txt

MP3下载:有声小说《秋葵简海《恋慕如雨》》.mp3

开始阅读1.结束的开端 有声小说1.结束的开端 下载APP绿色免费APP 相似小说类似小说换源

秋葵简海《恋慕如雨》相关书单
秋葵简海《恋慕如雨》类似小说
秋葵简海《恋慕如雨》书评精选
浅笑最倾城谁念西风独自凉,萧萧黄叶闭疏窗,沉思往事立残阳。
谁念西风独自凉,萧萧黄叶闭疏窗,沉思往事立残阳。
.
文笔很好,剧情跌宕起伏,又爽,让人忍不住往下看
江湖不良人20
这个差不多 该杀的杀 该救的救
星臨.我个人喜欢的爽文,甜宠文,特工文,更多的都是免费的,值得一看
文笔也差不多,蛮有意思的。
FZY可甜可盐,有免费的,也有收费的都很好看♥
女主名字:乔碧!!没错,就是乔碧
第一眼我看成了乔碧萝殿下!哈哈哈,我猜不止我一个这样看错
梦尊宠文,女扮男装文,甜文
好看好看好看好看好看好看好看好看好看好看
一梦一回眸~\(≧▽≦)/~喜欢的书
请往后看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撞南墙,请用力快穿+漫画+玄幻
短篇。已完结。女主被前男友错手推下楼。重生到怀了男主小孩的原女主身上。女主属于有仇必报的那种人设,伤害就是伤害了,不会选择轻易原谅。不过,换个小说名字会更好呢。另外,结局有点仓促,有许多情节请看番外。
渣男撩我不负责免费!好看!????????
就喜欢这种虐虐的文,后期作者要甜甜的嘛~❤
九妄古风现代穿越
真的超级好看。。。。。。
GIRL💤初来乍到,请多关照!
话不多说,看就行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ドラゴン・ウー
休闲书,看看放松心情,前期挖了不少坑
伊颜伊烟笑倾城熬夜党的不二书单,看了还想看
真真正正躺赢啊,女娲后人
我本就是神仙,所以我的愿望就是没有愿望
南陵萧昇特别好看啊!!!
啊 不想写了 反正好看好看好看
星君如玉女强甜宠无虐,男女主没有误会,身心干净一对一。也有女扮男装。
女主是女娲的后代,挺好看的,但是最近我好像弃书了,因为嗯,他这本书好像是男主比女主更强一点点。然后本人更喜欢男强女强或者是女主比男主强的。所以就弃了,但是真的挺好看的情节。我本来已经追到300多话了。
吾王不死我书架上边的几本
这本书是写eve星战题材的
爷真可爱(神里)霍格沃兹同人文
个人较为喜欢,并且作者写的也非常好,非常建议看一下[emot=default,29/]
启天念emmm
正文至少要10字。。。
像恋爱大作战这种东西是一般很少出现在文章中,我觉得而且这里面的作者文笔很好,写的内容都很通顺,并且有理我觉得就是作为一个价值观比较正的一个人,就是看这本书的话就比较有益那么一点点难受,因为我就是主人公他那个价值观不太认同。
御宝宝贝好看的小说,各种类型都有!
正统简介:唐临有一个荷包,生成杂货,售卖杂货,花钱就能修炼,他觉得这挺好的。
  不正统简介:山巅云海间,白衣青年,手握光华流转的长剑,面对一位,身边站着两个小童的灰衣少年,“亮出你的宝器,咱们大战三百回合”
  灰衣少年抬手,站在他身边的小童,左边的粉嫩小姑娘,递上一把扫帚,右边的鼻涕小童,捧上一双草鞋,灰衣少年抬头,懒懒的道:“来”